当前位置: 首页> 主机资讯

美国人说他们非常关注网络和手机上的隐私问题。他们说自己不信任网络公司或者政府⊙能▌保护这种隐私。但他们仍然使用那些ⓔ服务,同时交出自己的个人信息。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新调查捕捉到了这种悖论。它发现,大部分美国人都觉得在分享个人信息时,自己所使用的通讯渠道并不安全,包括电子邮件、移动电话和固定电话╞▦▩。在所有通讯♀方式中,他们最信任固定电话,然而使用它的人却愈来愈少。

对于数码通讯方式的不信任有╩增无减,皮尤研究中心发现,由于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а)揭露的政府网络监视行为,年轻人通过种种方式对这个问题表达的关切最多。然而,∽目前美国人似乎满腹抱怨地接受了这个问题,把它当做数码时代生活必须付出的代价,抑或认为对之进行任何改变为时已晚。

“他们的理由通常是别无选择,”电子隐私信息中心的执行主管马克罗腾伯格(Marc Rotenberg)说。“这不像拿起报纸,发现冰⺌激凌卡路里含量太高,就改吃酸奶冰激凌,这些都是人们可以对之采取行动的信息。”

还☆有一个原因是,一旦人们投资了一种服务——比如说,如◈→果他们所有的社会联系都在Facebook上,或者多年都用Gmail发电子邮件——要放弃这种服务就会很难。

“现ч代经济并不依赖价格,而♨是依赖感情和◇粘性,”罗腾伯格说。“公司尽一切力量让客户不可能转投其他服╭╮务。”

81%的人在使用社交媒体分享私人信息时会觉得不安全。68%的人觉得在线聊天时й透露私人信息不安全;59%的人觉得发短信时透露私♥人信息不安全;57%的人觉得发电子♦邮件时透露私人信⊕息不安全;46%的人觉↙得⊙在移动电话⿳里说起私人信θ息不安全;31的人觉得在固定电话中说起私人信息υ不安全。

在每种方式中,声称自己更关注政府监视平Ⅸ民相关报道的人更⊥倾向于认为通讯●方式不安全。

皮尤的调查发现,人们对广告商和政府有着同‰等程度的不信任。80%的社交媒体用户声称他们担心广告商或企业获取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信息;70%的用户说他И们至少担心政府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从社交媒体获取他们的信息。

然┛而,尽管强调隐私的悖论,55%的人说他们愿意与网络公司分享自己的私人信息,以便获取免费服务;36%的人说,他们欣赏那些因为获取信息而更有效率的服务。

人们心目中最敏感的数码信息分别是他们的社会保险账号、健康信息、电子邮件内容、电话内容和自己所在的地点。他们对自己的购买习惯、媒体使用习惯、政治观和宗教观,以及自己朋友的身份最不敏感。

皮尤的调查表明,受教育Θ程度高,收入水平更高的人对自己的网络隐私更加敏感。尽管有人¤认为年轻人不⿹太在乎数码隐私,他们其实通‥常比年长者更加在意。以电子邮件为例。一半以上的成年人认为电子邮件内容非常敏感♀。59%的年轻组成年人有这种看法,而只有42%的年长组成年人这样认为。

“有大量且不断增长⊙的证据表明,在警惕政府监视方面,年轻人也和年长者一样ρ在意,如果☠不是更在意的话,”皮尤互联网项目的资深调查员以℡及该项报告的执笔者玛丽马登(Mary Madden)说。

皮尤的调查给出一些证据,表明人们已经习惯了使用数码服务的这些代价:9@1%的人同意或强烈同意,消费者对于公司收集或使用他们个人信息的方式已经失去控制。但他们并不确定对此应▎▏该怎样应对。

将近2/3的人说他们希望采取更多行动来保护网上个人信息的隐私。同样有2/3的人认为政府应当采取更多措施来保护他们。

有若干技术方式可以ζ保护个人信息,比如PGP,这≥是一种信息加密工具。但是,保护隐私▪的倡导者们声称,更广泛的保护手段要等待政策改变后才有可能生效。

“▀∪隐私保护专家们会从转换PGP关键字开始,但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没有用处,”罗腾伯格说。“我认为宏观政策层面还有更多事要做,才能恢复人们的信任:要升级联邦隐私*法律,限制政府获取隐私的范围,执行更好的安全保护措施。”

问题是,政策制定者或其选民是否会г推动制定这些政策,他们是否也会把泄露隐私当做必不可少的代价,当做网络生活中的既成事实呢?

自 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