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产业电商

洪泰财富

2018年初至2019年底,全球经济增速整体放缓,主要二级市场波动加♠剧,同时地缘政治等问题造成的不确定性因素提升,避险情绪同样蔓延至股权投资市场。根据Preqin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球PE/VC机构总资产规模(AUM)达到近6╭╮00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但同比增长率创2014年来新低,加上屡创新高的总募资额和交易投资总案例也于2016至顶后双双下滑,显示行业增速在全球范围内均有所放缓。

除了经济周期对全行业的影响,国内监管政策变化也使得2018年成为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拐点,整体市场进入募资难、市场分化向头部机构集中的新周期。2018年底至2019年,“僧多粥少”的状况从募资市ↀ场传导至企业融资端≯,机构投资策略更为谨慎。

2019年,国内私募股权、创业投资新增管理人延续2018年的回落趋势。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协会新增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1730家,同比2017年的3864家下滑55%,截至2019年ι11月底,协会年内新增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695家,预计全年同比下滑速度与去年接近。2019年内协会备案“私募股权、创业投资管理人”的总体数量、管理规模逐月稳步小幅增长。

根据清科私募通数据,截至2019年前11月,中国股权市场资本管理量为110675.06亿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12.9%,据此估算2019年全年资本量有望上升Ⅸ至12万亿,而增速连续两年下〥降,与全球市场状况保持一致。募资方面,前11个月股权投资市场共≈新募资10811.77亿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小幅降低5.8%;投资方面,前11月市场总投资额为72◐57.55亿元,同比下降近三成;退出方面,前11个月共有2789笔退出,呈显著上升趋势,较去年同期同比上升21.5%。

第一部分 募集

2015年至2017年,在“双创”大潮推动下,国内股权投资市场资金供需两旺,募资金额屡创新高,2017年成И为国内机构募资的“黄金时期”。而2018年《资管细则》的出台、“金融供给侧改革”深入,使得股权投资市场进入拐点,募资难成为常态。2019年国内货币政策稳中偏紧,私募股权市场“资金荒”影响仍在持续。

(1)市场“大浪淘沙”,资金进一步向头部机构集中。

私募通数据显示,2019年前11个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新募基金总规模10811.77亿元人民币,募集♥基金数量2336只,据此估算全年募资总规模可达1.1万亿,募集基金数量在2600只左右。相比2018年,总额、数量继续双降,但降低幅度明显收窄。而对照Preqin对大中华区的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7月底,大中华区募资额达到565亿美元,已超越2018全年的538亿美元,显Υ示大中华区募资市场已然复苏。由此可见,国内市场募资端虽有好转,但仍受到相关监管政策的影响。

同时,国内市场“大浪淘沙”,持续二八分化,资金进一步向头部机构集中。私募"通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股权投资市场募集规模在30亿元以上的基金共计55支,占比2.8%,募资金额共计3,432.90亿元,占比达41.3%。同时,越来越多的■头部机构具备了美元基金募集的能力,2019年前三季度完成美元基金募集机构达到13家。

(2)机构LP比重增大,国资渗透率进一步提高。

从股权投资市场的资金结构来看,机构投资者比重不断增大。政府引导基金设立接近饱和,投资步伐加快,政府引导基金和股权母基§金成为LP主力,而更多的个人LP开始转向母基金等渠道间接进行股权投资。截止2019年11月〤,国内政府引导基金目标总规模超过10万亿,50亿人民币以上基金中,90%获得了包含政府引导基金在内的国有资本的支持。2019年前三季度,市场化母基金募集规模达到7300亿,认缴资金已超过2018年全年水平。

一方面,股权投资机构进入精耕细作模式,结合自身发展战略调整LP结构,在筛选LP方面更加理性。另一方面,国家多项政策出◇台,对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母基金构成利好。2019年10月《关于进一步明确规Й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投资创业投资基金和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发布,对资管产品出资的符合条件的两类▶基金不视为一层资管产品,适度放开嵌套限制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两类基金的募资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包括国有独资、国有全资、国有控股、国有实际控股以及国有参股在内的国有资本,≡对国内股权投资市场的渗透率进一步提升。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2019年1-11月,中基协新备案基金中22%的LP为国资背景,其认缴总规模已占基金总认缴额的75.2%,国资LP出资比例进一步提高;同期新备案基金☏中,国资基金管理人数量占比为29.3%,其管理基金总认缴规模占全部基金规模的72.4%,国资基金管理人的管理规模持续扩大。

向国有资本募资也成为绝大多数PE/VC机构的必选项。根据清科于2019年中,对投资机构所做的募资对象问卷调查,83%的受访投资机构计划申请政府引导基金,同时75%的机构将上市公司/民营企业作为未来重要募资方向,66%的机构将母基金作为重要募资方向,将保险机构作为募资对象的占比也达到了33%,仅次于高净值个人与富有家庭。

第二部分 投资

受2018年的募资困境,及经济下行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2019年中国股权投资机构的投资节奏放缓,投资金额和∩案例数均大幅下降。据私募通数据统计,ε2019年前11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案例数为7833起,同比下降1¨8.7%,投资总金额为7257.55亿元,同比下降29.5%。据此估算,全年投资金额有望达7500亿,投资案例或可超8000件,平均投资额约为0.9亿元,同比2018年下跌16%左右。显示机构对单个案例的投资更加谨慎,项目估值整体有所回调。

(1)投资阶段方面,机构投资轮次偏好后移,早期市场投资案例下降。

投资机构出手谨慎,不仅体现为在投资案例数量上的大幅降低,在轮次偏好上更倾向于盈利模式清晰且收益见效快的扩张期、成熟期企业。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投资案例总数5461起,同比2018年同期的6680起下滑近两成。其中,种子期及初创期的投资案例数与投资金额降幅较大○,占比相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4.5%和3.0%;而扩张期的占比自2017后,已连续两年上升。

(2)项目平均投资额方面,不同阶段整体下调,市场估值回归理性。

在对单个案例的投资额上,2019年投资机构对不同阶段项目的平均投资额,相比2018年出现整体下调。尤其对于种子期、初创期项目,一改2018年平均投资额上升的特点,降低到接近2017年的水平。这一方面是由于投资机构在投资策略上的谨慎所致;另一方面是由于股权市场整体估值水平在下调,2017年底开始的全球主要二级市场大跌杀估值,以及近两年多家独角兽公司上市破发现象,造成对一级市场不同阶段项目的估值压缩,并逐层向前传*导已至早期阶段,市场估值逐步回归理性。

(3)投资领域方面,科技创新投资布局加速,行业集中度持续提升。

当前我国经济进入降速换挡、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顺应Ψ国家产业升级需求,以及推动ぁ高科技产业投资、鼓励创新发展的政策导向,股权投资在支持科技创新上的作用日益提升。投资机构对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等硬科技领衔的科技创新领域布局☆持续加速。科技创新领域投资占比呈现逐年递增趋势,在2019年整体投资案例数量、投资金额双降情况下,前11个月投资案例数达4889件,占比ↇ提升至62%。

具体赛道方面,IT、互联网、生物医药/科技创新继续蝉联案例数量和╟金额排名前三,占据投资赛道半壁江山。从投资案例数量角度,排名前三大行业在2019年前11个月Ц的占比为55.67%,与2017年占比47.5%、2018年占比48.1%相比,行业集中度持续提升。其中,IT共发生2042起投资事件,领先其他行业;受港股上市政策利好、行业逆周期特性以及AI技术加持,生物科技/医疗健康行业获得了较多关注,位居第三。此外,受科创板开板利好、以及国家对数字经济领域加大政策鼓励۩..,芯片、半导体等领域投资受市场青睐,半导体及电子设备行业投资案例数与跃居第四,机械制造领域紧随其后。

第三部分退出

退出►市场显著回暖,I❤☜PO退出占比创七年新▓高。私募通统计↕显示,2019年前11个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退出案例数为2789笔,同比上升21.5%,从绝对数上已超过2017年、2018年全年水平,创历史新高。其中,企业IPO仍为我国股权投资市场的主要退出方式,前11个月退出为1422笔,同比大幅上升70.1%,占全部退出案例数过半,同创历史新高。

(1)四成IPO退出通过科创板,行业集中在半导体及电子设备、生物制药。

这主要受益于2019年7月份科创板开板。科创板开板以来,首批25家企业集中发行,随着审核注册工作步入常态化,平均每周发行2家至3家,融资规模每家平均在10亿元左右。私募通数据显示,2019年前11个月私募股权投︼︽︾资通过科创板IPO退出的达到591笔,占全部IPO退出的比例超四成。分季度来看,2◣ì019∞年第三季度被投企业IPO数量达528笔,其中有372笔来自于被投企业科创板IPO,占比高达70.5%。

从行业上来看,受科创板政策导向‰、中国芯片自主化影响,2019年IPO退出行业主要集中分布在半导体及电子设备、生物制药、机械制造行业。截止11月底科创板上市的56家企业中,半导体及电子设备行业有15家,生物技术/医疗健康行业有11家,两者占比最大。这对私募机构投资策略形成反馈,使得半导体及电子设备行业在投资案例数量上跃居第四。

(2)境内上市环境改善,对科技创新企业IPO吸引力日益提升。

从企业境内外上市数量分布来看,境内上市环境改善,对企业IPΞO吸引力日益提升,2019年中国企业境内上市数量反超境外。2019年前11月,中国企业通过境内上市的达175家,通过境外上市保持相对稳定为112家;尤其在科创板开板后,第三季度中企境内上市数量达到63家,境外上市Ⅴ数量缩至15家╢,境内上市占比达八成。

随着国内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加速,科创板注册制常态化、新三板深化改革、创业板发行注册制改革等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和改革举措,为中小型企业的上市及股权投资机构的退出提供更多元化路径〆。一批科技创新企业面临着融资方向上的战略性调整,从海外美国市场向大陆A股市场、香港市场转移或将成为趋势。

(3)“硬科技”企业享估值溢价,境内IPO退出回报水平提升。

被投企业IPO为背后的PE/VC机构带来丰厚回报,科创板提升境内上市退出平均回报水平。根据私募通数据,2019年前11个月,中国企业境内上市首日账面回报为3.57倍,创2015年来新高;境外上市首日账面回报回落至5.57倍。从上市后20个交易日的平均账面回报来看,境内平均9.81倍,高于境外9.19倍的水平。

2019年国内二级市场走势分化,有“硬科技”含量的科技股估值高于市场整体水位。同时,由于科创板不设市盈率估值限制,获市场认可的优质企业可采用较高定价。均有利于2019年境内上市的科技创新类企业,给予其背后的VC/PE投资者更好看的账面回报。

(部分有删减)